做完就業職能測評,然後呢?

做完就業職能測評,然後呢?

你是不是有過同樣的經驗「做完就業職能測評,即使給了個特質大方向一樣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在我的個案中,當我回問受測驗者,他們對結果的認識與記憶時,有九個人回答是相當模糊,且記憶不清,甚至不記得了,我常在想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

我們從各大專院校職能測評中,比較常使用的「何倫碼六型人格圖」來做討論,為此,我做了一些思考,總共整理出三個特點:

註解:何倫碼六型人格圖解釋:心理學家約翰·霍蘭德於1959年提出的職業興趣理論,將測驗分實用、事務、企業、社會、藝術、研究六類型,依照每個人測驗結果來給予升學、就業、特質建議。

  1. 何倫碼六型人格介紹是各個平台測評後會展現的特質圖,但不是一般人能看懂並且解讀的,裡面包含一些其他關聯性,而這些關聯是否有其他機會的隱含意義,這部分必須解釋。
  2. 何倫碼各個碼號代表的含義,不一定是上面所對應的行業或職業類別,受測者收到結果後,對諸多標示出來的職業需求的技能、態度與特質並不清楚,也或者是對顯示行業、職業較屬於有限性的認識,如果受測者會後沒有再請相關的諮詢導師協助,會錯失許多機會與可能。
  3. 何倫碼目前只有六類型(實用、事務、企業、社會、藝術、研究)可能,但是這個已經過半世紀的理論了(已經過62年左右),應該還有更多尚未歸類的職業類別,有待後者繼續研究,因此,有沒有新的組合可能,我想,一定是有的。

不可否認,何倫碼提供了職涯方向的高度參考,不過,一旦碰到還是無法信任自己決定的個案者來說,單靠這樣的資料,可能對他來說依然無法對當前決定有信心來發展自己內心深處的渴望,為此,我也一直在找提供更好的諮詢方法,事情擱著將近半年,直到有一天,看見朋友對我的出生年月日的分析報告,準確頗高,我突然想到,過去的前人智慧無論是東方或是西方的命理,皆由「經驗、觀察、歸類、規律、總結」而成,透過前人智慧,確實有一定的參考價值,我們首先能把它想像成「科學的大數據」後來再回推,如果生命有一定的規則參考,再搭配規律以及特例,是不是讓來諮詢的人有一個以自己(所謂的天賦、天命搭配後天環境與學習)為綜合性參考系統?

也就是「命理包含了大數據,從個體的習性變化上有一定的把握,但不是靠此建立理論,而是在這個現象的基礎上搭配對方的發展,開啟更豐富更貼近當事者的洞察與分析,裡頭包含對方的「因果、平衡、信仰、意志、個人際遇」,簡單的說,如果大數據與命理學兩者進行運用,大數據是一個由外而內(由宏觀群體進行的調查),而命理學(由內到外個人的內在變化而產生出的分析)是不是可以幫助個案在一定的範圍內討論,減少不必要的混亂雜訊?

就此假設,開啟了我生涯職涯諮詢服務研究另外一個突破性的結合,把「數據結合命理結合何倫碼」來做綜合性的分析。

假若諮詢師習得了這個綜合技巧,要為對方講解,除了聆聽當事人外,「修行修心,對他人的關愛與祝福」是解盤人必要的素質。

期許我們都能找到自己此生涯發展所能,所嚮往,所成就。

共勉之

發佈留言